三分排列3

                                                                  三分排列3

                                                                  来源:三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7 01:56:28

                                                                  对于悦秀城的经营不善,北京博智行商业地产研究院院长鲁炳全分析,主要是自身定位有问题,与商圈的匹配度,与周边其他项目的互动、联动不够,比较孤立。“定位出现问题,业态组合就会偏离商圈的需求,自身核心竞争力难以形成,商圈内的影响力始终没建立起来。”

                                                                  根据美国政府5月发布的公告,第一个90天将在8月6日到期。6日后,如果记者既没有收到同意也没有收到拒绝的结果,就意味着延期申请还在处理中,最长可以待到11月4日;如果收到了拒绝通知,就必须立即离开美国。当然,即使申请被批准了,时效也只有90天,中国记者需要在11月4日前再次提交延期申请,为下一个90天争取“合法身份”。因此,这一政策对中国驻美记者的工作和生活来说是灾难性的,他们每时每刻都处在可能立即被迫离境的紧张情绪中。尤其疫情期间,如果被美方拒绝了申请,很可能并不能及时买到回国机票。

                                                                  2018年12月,美方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代理人。2018年以来,有20多名中方记者的签证申请遭到美方的无限拖延甚至拒签。2020年的2月,美方将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又对上述5家媒体驻美机构采取人数限定措施,变相驱逐60名中方媒体记者。5月美方将中国驻美记者的签证停留期限限制到90天以内。6月美方再次宣布,将4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增加列管为外国使团。

                                                                  悦秀城位于北京南二环,与北京南站仅一路之隔,2015年9月试营业,2019年11月停业。

                                                                  投资机构接盘,已停业待全面整改

                                                                  悦秀城改造前实景图与改造后规划图对比。图片来源 颢腾投资官网

                                                                  收购者颢腾投资,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由美国华平集团前合伙人迟淼发起设立的综合型房地产投资管理公司。

                                                                  昨天,记者现场看到,悦秀城已经被绿色挡板全部围了起来,在大门口处,一则不太明显的告示提示,该项目要全面整顿改造。看大门的保安告诉记者,去年年初已经停业,11月份剩下的最后三四家商户也搬走了。但是目前,还没开始动工。

                                                                  迟淼于近期公开表示,在收购悦秀城项目后,将积极响应市政府和丰台区政府对此区域定位的要求,项目团队将对项目进行全面装修改造,希望将此项目打造成作为交通枢纽的南站区域新地标,为科技金融创新及服务企业提供办公、展示、交流、商业服务等功能载体,吸引国内外优秀科技、金融和现代服务等企业进驻。“未来通过项目整体的升级改造,将进一步凸显其价值稀缺性,为带动区域整体办公楼宇品质提升做出示范效应。”

                                                                  近期,收购事项最终落定,收购方为颢腾投资和境外投资人。在颢腾投资官网,已经挂出了悦秀城的项目信息,为“一栋12层高的商办综合体,总建筑面积约13.2万平方米,将对其进行全面翻新,从多功能建筑升级为国际甲级办公综合体”。对于项目的具体交易对价和境外投资人,记者通过该官网所留电话联系采访,但直至发稿前,并未给予回复。